<td id="v59bo"></td>
      <track id="v59bo"></track>
      <td id="v59bo"><strike id="v59bo"></strike></td>

      <acronym id="v59bo"><strong id="v59bo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1. <track id="v59bo"></track>
      <td id="v59bo"><ruby id="v59bo"></ruby></td>

      歡迎訪問阜陽焦點

      房產

      民生

      旅游

      美食

      首頁
      美食
      美食資訊

      代吃肯德基,為IP拼命的年輕人在想什么?

      時間:2022-01-17 04:38:04&
      來源:鈦媒體APP
      瀏覽量:

      文丨電商在線,作者丨楊泥娃,編輯丨斯問

      2022年開年工作日的第一天,一波年輕人喊著“我的好大兒”沖進肯德基,掀起了一陣網絡熱潮。

      有人不惜一次性斥資10494元購買106份套餐;還有的雇人代買代吃,在閑魚平臺上,一套盲盒公仔售價被炒至600元到800元不等。1月12日,中消協點名肯德基:用盲盒誘導食品過度消費,當抵制。在肯德基泡泡瑪特盲盒火遍全網的同時,代吃這門生意也跟著浮出水面。

      代吃,顧名思義是代替你吃。很大程度上,這成了圍繞連鎖餐飲而起的衍生生意。定期推出的游戲、大熱IP的聯名套餐,連鎖規模的影響,遍布國內各個城鎮,肯德基等連鎖餐飲形成了全國性的話題討論度。一群年輕人為了得到聯名套餐中的玩具或游戲卡券,而在網絡上對接了一批想要借機吃“便宜餐”的代吃客,“你情我愿”的關系中,代吃這門生意鏈就串了起來。

      原先作為年輕人小眾樂趣的代吃,一下子曝光在大眾視野。1月4日,話題#代吃#沖上微博熱搜,閱讀超1億,評論區有網友打出了廣告,“代吃找我”、“24年沒吃過飽飯了” ,還有人說自己5天內接了48單代吃……

      輿論爭議中,有人獵奇,有人覺得這就是智商稅,但代吃的背后,不單是肯德基魔幻營銷的手段,其實是揭開了年輕人為IP買單的欣喜與狂熱。

      01、大學生是代吃主力

      北窗第一次做代吃是在3年前,當時還在上大學,豆瓣小組里發布的代吃帖子引起了她的興趣。

      2019年,肯德基與明日方舟聯名,推出買套餐送游戲補給禮包的活動,游戲玩家蜂擁而至,也催生了代吃需求刷屏社交媒體。

      “一份59元的雙人套餐,我出29元,對方出30元,相當于AA制,我吃肯德基,他得到游戲兌換碼?!北贝皩Α鸽娚淘诰€」回憶起第一次做代吃的經歷,當時品牌聯名活動持續了一個月,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游戲禮包可兌換,但很多人實在是“吃不動”了,就衍生了代吃服務。

      購買代吃服務的人,是因為想要得到聯名商品,卻又不愿意造成“浪費”,甚至代吃在發帖時會表明自己為“專業代吃”,絕對不浪費,“體重歸我,玩具歸你”成了代吃圈的流行語。

      實際上,在與泡泡瑪特聯名之前,肯德基曾多次與知名游戲IP做聯名,每一次聯名都會催生相應的代吃?!鸽娚淘诰€」發現,比較集中的代吃貼集中在游戲IP的微博超話,比如明日方舟超話、原神超話、摩爾莊園超話等,以及豆瓣的「拼組」、「買組」等,一旦需要代吃的雙方建立好了聯系,大部分會轉移到閑魚進行交易。

      “做代吃的大部分是大學生”,北窗說道,一是有時間去排隊,二是更在意消費的性價比。

      而代吃也幾乎成了與肯德基綁定而生的詞語,明日方舟也曾與上海一家咖啡館做過聯名活動,但相關的代吃帖子寥寥無幾,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肯德基的聯名活動足夠多,二是作為全國性的連鎖餐飲,更容易形成“全民參與性”。

      在第一次嘗到代吃甜頭之后,北窗陸續在肯德基與原神聯名、寶可夢聯名的階段做過代吃,如果是游戲卡券類商品,北窗會直接把兌換碼發給下單代吃的人,而類似寶可夢這種實物玩具,則一般是對方出郵費郵寄。

      在北窗看來,代吃并不是產業鏈,也不是一個穩定的生意,真正做代吃的人,只是真的想淘個便宜,用最低的價格吃頓飯而已。

      02、為IP拼命的年輕人

      北窗還記得她第一次發布代吃貼的時候,留言里一下子涌入10多個需要代吃的留言,甚至開始在帖子里競價。供不應求的背景下,很大程度上,負責代吃的一方更有“定價權”。曾經有一次,因為聯名套餐里的主食不是漢堡,而是可頌,代吃們覺得有點“虧”,于是要求購買代吃的人多付錢。

      按照慣例,代吃的價格往往都是雙方AA套餐費用,購買代吃的人會再多掏點零頭。但在這次泡泡瑪特聯名中,代吃們墨守成規的定價方式卻發生了變化,因為原先純粹為了吃點便宜飯的大學生群體中,加入了黃牛黨。

      相比以前明盒發售,這一系列的盲盒本身就是具有稀缺性,盲盒自帶“炒作”體質。公開信息顯示,此次肯德基與泡泡瑪特的盲盒總共7款形象,6個常規款+1個隱藏款,6個成1盒,全國總共發售26萬份,抽中隱藏款概率為1:72。

      與此同時,在電商平臺創造了“潮玩”這一單獨品類的泡泡瑪特,有著更廣泛的話題度和炒作度,此次盲盒的主人公DIMOO,本就是泡泡瑪特五大頭部IP之一,聯名消息一發布,在“娃控群”就引發了一場不小的化學反應。在二級市場早已形成穩定交易鏈條的泡泡瑪特,自然會吸引一批黃牛進入此次活動中來。

      現在這款盲盒在網上被炒作到800元+整套,單個價格超過100元,但在二手潮玩交易平臺上,這款盲盒除了隱藏款的單價超過100元之外,其他款式并沒有網傳那么瘋狂。

      實際上,為肯德基拼命的年輕人,早就開始了行動。去年3月份,原神與肯德基的聯名中,一大批二次元徹夜排隊,領取徽章的方式也十分“社死”,需要在指定日期內,到店購買指定套餐,并當面對店員說出口令“異世相遇,盡享美味”。

      說到底,還是一批年輕人在為IP買單,這和去年年底5000人凌晨排隊只為玲娜貝兒,甚至由于排隊時間過長,還出現了消費者大呼“憋到尿血”的極端事件是同樣的緣由。

      當“喜歡就買”已經成為了新時代年輕人的“四大名言警句”之一,更注重商品的情感價值而非其實用價值,肯德基這場輿論熱潮,也只是年輕人為IP拼命的一個側寫而已。


      END

      分享:

      成年女人喷潮毛片免费播放_日本XXXX高清色视频在线播放_韩国无码无遮挡在线观看_99久热re在线精品视频